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服务平台 > 医疗卫生 >
荆棘载途,多哈回合谈判一晃20年

12月2日,世界贸易组织宣布“服务贸易国内规制联合声明倡议”谈判圆满结束,67个谈判参与方的服务贸易总额占全球的90%,倡议向所有世贸组织成员开放。看到这个历时4年即完成的世贸组织谈判,笔者不得不惊叹其“神速”,并油然想起自己曾在一线报道的多哈回合谈判——一晃20年过去了,依然荆棘载途。

谈判,以“发展”的名义

笔者关于多边贸易谈判的惊叹,始于1993年12月15日的记忆——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最后会议的闭会槌声从日内瓦国际会议中心传出,标志着这一持续7年多的谈判终于完成。笔者的两位前辈同事连夜挥笔撰写深度解析文章,以“满川风雨看潮生”之喻评述谈判始末。彼时的本人,竟以为乌拉圭回合即是谈判史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孤例。没承想,中国的复关和加入世贸组织谈判跨越了15年,而始于2001年11月14日的多哈发展议程谈判,竟然直到现在还无以预料穷期。

打开记忆的闸门,笔者仿佛还能感觉到那年那月多哈上空的炎炎烈日、无风无雨。世界贸易组织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于11月9日如期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的喜来登饭店举行,却没能如期于13日结束。为了启动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各成员代表一直“论战”到14日夜幕降临后。

这是第一个以“发展”命名的世贸组织谈判议程。放眼新世纪,联合国制订了“千年发展目标”,世贸组织则寄望1999年12月举行的世贸组织第三届部长级会议启动“千年回合谈判”。但事与愿违,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的那届会议遭遇惨败,还把世贸组织拖入“西雅图阴影”。

多哈会议所承载艰巨使命有目共睹,时任世贸组织总干事迈克·穆尔在会前“游说”各方时,很多世贸组织成员代表原则上表达了积极的政治意愿。时任美国贸易代表佐利克说,新一轮谈判的命运掌握在与会各方手中,“如果大家一起努力,就一定能启动,而且一定要启动”。时任欧盟贸易代表拉米表示“期待着与大家一起共同表现出灵活性,加紧工作”。

当地时间11月9日17时30分,世贸组织第四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首先致辞,强调多哈会议的一大任务,就是使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能够平等地享有多边贸易体制的利益,使国际经贸规则更趋平衡。穆尔在讲话中指出,本次会议正在开启新里程,目标是使那些因贫困而被边缘化的国家,获得多边贸易体制所赋予的全部利益。

“现在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抵制保护主义,通过多边机制来解决问题。”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秘书长鲁本斯·里库佩罗代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发言时强调,世界经济正处于十年来发展最慢的时期,很多发展中国家为消除贫困而付出的努力,正在因商品价格下降、出口疲软、外资减少,以及种种暴力冲突而化为泡影。由于经济下滑,世界银行预计到2002年,全球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将超过1500万,其中在非洲就将达到500万人。他说,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将是一个“发展回合”,必须充分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利益,增强他们的竞争力,富国与穷国间就多边贸易体制的规则达成新共识。

博弈,让步谈何容易

美国、欧盟和日本之间,发展中成员与发达成员之间,多种分歧自会议伊始就昭然于世。会议的难点主要体现在“贸易与环境”“贸易与劳工标准”“贸易与投资”“贸易与竞争政策”这四个方面。此外,在知识产权和公共健康问题上,发展中成员与发达成员也难以形成共识。

时任世贸组织发言人罗克威尔几乎每天都向媒体表示:“目前还无法确认各成员能否在分歧之上架设桥梁。”但从12日开始,谈判骤然进入通宵达旦的轨道,足证各方都不愿轻易放弃多哈会议提供的机会。罗克威尔说:“从现在起,我们可能已没多少睡觉的时间了。”

发展中成员在大部分问题上立场是一致的,认为富国必须忠实地履行它们开放市场的承诺,反对一切使富者更富、穷者更穷的规则。发展中成员汲取了乌拉圭回合谈判中的一些教训,意识到必须在制定世贸组织规则的过程中充分体现自身合理要求。乌干达一位代表形象地说:“这回,富国第一次感到了沉重压力。”孟加拉国代表穆罕默德得知我来自中国,立刻打开了话匣子,连珠炮般地讲出他对种种不平衡现象的看法,从殖民主义对穷国资源的掠夺一直谈到20世纪经济全球化的种种负面影响。

欧盟有备而来,摆出力争多拿几分的架势。欧盟对农产品实行出口补贴,并对农民实行国内支持政策,引起美国和凯恩斯集团农业出口国强烈反对;欧盟要求把贸易与环境标准挂钩,也受到大多数成员反对。欧盟农业委员费舍尔和拉米专门共同举行新闻发布会,为其立场进行辩护和宣传;在新闻中心,欧盟代表团几乎每天都在散发各种新闻稿,拉米的秘书古奇甚至不厌其烦地把新闻稿逐份送到每位记者的工作桌位上。

奥地利新闻社一位女记者告诉我,以往欧盟15国(注:当时欧盟成员国共有15个)在会上常常发出不同的信号,影响了整体话语力量;而在多哈会议前,欧盟各成员国一致同意用“一个声音”对外表态。欧盟还认为,美国政策常常摇摆,不排除美方会在其受指责的纺织品配额、药品专利保护等方面有所让步。果不其然,12日晚上,各成员关于药品专利保护的谈判终于取得进展——对于艾滋病这样危害公众健康的疾病,美西方制药企业将不再对有关药物的出口坚持过于苛刻的专利保护。

尽管会议主席曾向媒体表明会议不会延期,但当地时间13日午夜到来时,已没有人再提及最后期限。有经验的人说,在一些有时限约定的关键谈判中,谈判者往往相约把手表调慢几小时,或者索性让时针静止,从而摆脱时限约束。

会场外的休息厅里,来自各成员代表团的部分人员坐在沙发上打瞌睡。新闻中心里,疲惫的记者彻夜不眠,时刻准备迎接突如其来的结果。一度有消息称14日凌晨4时会出结果,然而直到14日上午也未见动静。

14日中午,几易其稿的会议声明草案又出来新版本,部长们随即复会再“较量”。有人分析说,各成员坚持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放弃,说明启动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存在可能。果然,美国贸易副代表主动出来对记者说,他本人认为草案的内容已经非常好了。欧盟代表团新闻联络员则表示,欧盟在农产品出口补贴问题上已表现了灵活性,即承诺实质性地减少农业补贴,但将不会全部取消。一位世贸组织官员在记者的追问下透露,14日上午印度方面的立场出现松动,看上去是一个积极信号。卡塔尔官员则表示,如果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能够启动,它将被定名为“多哈回合”。

一切迹象都预示着好的征兆,但我在新闻中心却不能再等——再过两小时,一票难求的航班就要起飞。我为自己在多哈完成的最后一篇稿件写了3个结尾——分别对应谈成、失败、会期继续延长3种可能的情况。我告诉后方编辑部同事,有关结果可能在我所乘航班的飞行过程中出来,请他们根据事实来决定择用结尾文字。

匆匆赶到机场,排队办理登机手续时,我的手机响起来。电话另一端,还在会场的中国代表团一位同志激动地对我说:“谈成了!正式名称定为‘多哈发展议程’!”

成果,历史性的一步

历史应该铭记2001年11月的“多哈时间”。当年,全球股市一蹶不振,美联储11次减息,企业大规模减员,各大国际机构所作世界经济增长预测一减再减。悲剧性的“9·11”事件偏偏发生在这样的经济减速时刻,更是雪上加霜。全球贸易随之急剧下降,新兴市场商品价格迅速走低,金融市场动荡不安。

多哈会议,是在世界极其需要振奋人心成果的时刻取得历史性成果的:一是中国完成加入世贸组织进程;二是启动“多哈发展议程”。国际组织预期中国经济2001年能实现增长7.3%,在全球经济萧瑟中一枝独秀;世贸组织各成员就一揽子谈判议程达成一致,则让人们看到全球贸易重拾增长动力的可能性。

人们公认,多哈回合谈判是1995年世贸组织取代关贸总协定后目标最宏伟、参与方最多的一轮多边贸易谈判,覆盖农业、非农产品市场准入、服务贸易、知识产权、规则谈判、争端解决、贸易与发展、贸易与环境的8个议题。虽然由于各方利益冲突和矛盾难以调和,谈判多次陷入僵局,但其曾取得的阶段性成果仍然可圈可点,包括给予最不发达国家97%税目产品的零关税待遇的承诺框架,贸易便利化,以及放宽公共健康领域的知识产权规定。

应当看到,多哈回合谈判这一以“发展”为名义的进程,以通过削减贸易壁垒、营造更公平贸易环境来促进全球发展,特别是较贫穷国家发展为宗旨,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拥抱经济全球化,各国需要真诚地就共同发展作出承诺,从这个意义讲,多哈回合谈判所及之处正是衡量经济全球化所能达到深度的一种标尺。只有真诚致力于共同发展,才可能赋予多边贸易体制公平、公正的原则,让以共赢为目标的全球性进程真正取得实质成果。